红色基因 | 《福建红色文化读本》(大学版)第5期:古田会议和《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来源: | 作者:古田红色基因传承基地 | 发布时间: 118天前 | 171 次浏览 | 分享到:
中共福建省委教育工委组编出版的《福建红色文化读本》(大学版、高中版、初中版、小学版)系列丛书对于讲好福建红色故事,引导广大青少年学生传承红色基因,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具有重大价值和意义。

用好福建红色文化这一独特资源,对于推动党史学习教育深入开展具有积极意义。

中共福建省委教育工委组编出版的《福建红色文化读本》(大学版、高中版、初中版、小学版)系列丛书对于讲好福建红色故事,引导广大青少年学生传承红色基因,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具有重大价值和意义。

今日,我们摘录刊发《福建红色文化读本》(大学版),推出“古田会议和《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以飨读者。


1929年1月,红四军主力在毛泽东、朱德等领导下离开井冈山根据地,转战赣南、闽西。然而,转战途中,在革命力量迅速发展的同时,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在党和红军中也有所滋长。建立一支什么性质的军队,如何领导好这支军队,是红四军在战火硝烟与血火的考验中遇到的新问题。
同年4月3日,红四军前委在瑞金接到中共中央2月7日发出的致红四军前委的信(即中央二月来信)。二月来信依据共产国际的指示,对国内革命形势做出悲观的估计,主张将红军的武装力量分成小部队的组织散入湘赣边境各乡村中去开展土地革命,并要求朱德、毛泽东必须离开红四军。毛泽东以红四军前委的名义复信中共中央,对二月来信提出了不同意见。同时,红四军内部在前委与军委的关系等如何建设无产阶级先进政党和人民军队问题上产生分歧。
同年6月8日,红四军在上杭白砂早康村的东头严氏宗祠召开前委扩大会议。红四军主要领导干部和部分地方代表共41人参加。会议经过激烈讨论,以举手表决的方式,以36票赞同、5票反对的绝对优势,通过了取消临时军委的决定。早康会议虽然没有彻底解决红四军内存在的各种错误倾向,但却是毛泽东正确的建党建军思想同错误思想正面交锋后的一次胜利,在思想上、组织上、理论上为半年后古田会议的召开奠定了较为坚定的基础。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早康会议成为古田会议的前奏。1997年12月,早康会议的历史见证人萧克上将亲笔题写了“早康会址”四个大字。



早康会址

8月下旬,陈毅辗转到达上海向中央政治局汇报红四军两年来建军作战的经验和内部分歧的问题。中共中央和周恩来肯定了毛泽东提出的正确意见,肯定了毛泽东关于红军不仅要打仗,而且要成为党的一支强大的群众工作队的做法。周恩来委托陈毅代中央执笔起草一封给红四军前委的指示信,即著名的九月来信,指明了红军的任务和发展方向。在九月来信的指导下,毛泽东、朱德、陈毅等为召开会议解决红四军内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一系列准备。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在古田曙光小学召开,120多位代表参加,这就是著名的古田会议。大会由陈毅主持,毛泽东作政治报告,朱德作军事报告,陈毅传达中央九月来信。会议总结红四军成立以来的建设经验,纠正红四军党内存在的错误思想,选举产生以毛泽东为书记的新的红四军前委。会议一致通过毛泽东主持起草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即古田会议决议),确立了党和军队建设的根本原则。

古田会议会址
古田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建设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会议。会议初步回答了在党员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情况下,如何从加强党的思想建设着手,保持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问题;初步回答了在农村进行革命战争的环境中,如何将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军队,建设成为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的问题。古田会议决议提出的基本原则,集中体现了着重从思想上建党这一独特的党的建设道路。古田会议揭开了中国共产党建党建军历史崭新的一页,开启了中国革命“成功从这里开始,胜利从这里开始”的光辉起点。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古田会议结束后不久,为了从理论上回答“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疑问,1930年1月5日,毛泽东在上杭县古田镇赖坊村协成店的阁楼上,秉烛夜书,写下一封长信,即后来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篇党内通信提出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思想,在理论上初步解决了中国革命的道路问题。
1932年3月,福建省苏维埃政府诞生,闽西成为中央苏区的主要组成部分。在党和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闽西人民踊跃参军参战,积极生产支前,苏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项建设都取得了显著成效。宁化县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在党的领导下经济实力不断壮大,源源不断地为前方输送大量的粮食、弹药、服装、布鞋等,成为中央和红军最巩固的根据地,被誉为“苏区的乌克兰”。长汀县商店林立、市场繁荣、交通便利,仅手工业、公营工业就占整个中央苏区的一半,被誉为中央苏区的“红色小上海”。名不见经传的偏远山区才溪乡,在政权建设、经济建设、文化教育以及扩大红军支援前线等方面,创造了光辉的业绩,成为“中央苏区模范乡”。1933年11月下旬,毛泽东第三次来到才溪乡开展调查研究,写下《才溪乡调查》这一光辉著作。1934年1月,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期间,中央政府将《才溪乡调查》印发给每位代表,号召全苏区学习才溪乡,使苏区“成为争取全中国胜利的坚强的前进阵地”。
《才溪乡调查》(油画)
在军事、经济、文化等建设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闽西苏区还是中国共产党民主建政的最先实践地。1932年3月,闽西苏区率先通过民主选举,在长汀成立福建省级苏维埃政权。苏维埃实行基层政权的民主化,吸收广大工农群众直接参与基层政权,充分体现了政权的工农民主性质。在选举范围上,苏维埃给予一切过去被剥削被压迫的民众以完全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在选举方式上,主要是由选民选举代表,由代表选举苏维埃委员,建立各级苏维埃政府。在选举过程中,苏区人民群众获得较充分的民主权利。苏区民主选举具有广泛性和群众性,参加选举的选民人数都占到80%以上,有的地方则达90%以上,充分体现了人民民主的原则。闽西苏区的民主选举实践迅速推广到整个中央苏区。党的早期领导人恽代英在《闽西苏维埃的过去和将来》一文中指出:“闽西八十万工农群众从斗争中建立的苏维埃政权,获得朱毛红军长期游击战争经验的帮助与指导,在政治上确实已表现出伟大的成绩。他们驱逐了地主豪绅国民党军阀,分配了土地,改良了工人生活,他们的政治影响在全福建乃至东江、赣南工农群众中间都普遍的扩大。”《红旗日报》第14号发表《另一个世界的闽西》:“在赤色区域中有些地方,赤卫队力量虽不充实,但反动武装探子不敢来,土匪没有,小盗没有,农民夜里家家可以不关门,真是‘道不拾遗,夜不闭户!’”文章称赞闽西苏维埃区域是“夜不闭户,行不裹粮”的天下,成为独树一帜的“另一个世界”。



来源:学习强国